咸鱼丧

小天使们都取关吧~高三不浪了啊~明年见~

【爆右谢谢】一个梗

娱乐圈paro——

嘛……高举欧欧西大旗

爆豪明星出久助理轰总裁

就是听《洛维娜》(。时突然冒出来几个场景

…………………………

“爆豪,最近季导的新戏……”肥头大耳的制片人面上冠冕堂皇,握着爆豪的手却不停地摩挲着。

潜规则啊……

“滚!”爆豪一把掀开了制片人的手,不顾经纪人阴沉的脸色和制片人不虞的脸色,冲出了包厢。

……………………

“李总,来,我们再喝……”

“小伙子不错啊……来来来,我们干杯!”

…………………………

“听说没……2号包厢有个强人啊,跟李总连拼几斤白酒……红的白的都接,只要是李总交的,全都接。”

“真厉害……话说到底是谁啊?这么拼……刚出道的?”

“嗨,哪里,听说过爆豪胜己没?”

“哈哈哈,那个过气的歌手?听说他好像要转型了啊。”

“转个屁的型啊,脾气差耍大牌,观众缘都馊了,还以为自己是大歌手,大明星呢!在里面和李总拿乔,人家李总……呵呵,不是我说啊,得亏李总近期来脾气好,他助理又拼,对了李总胃口。要不然……哼哼,等着被封杀吧他!”

“这么牛逼?他助理谁啊?”

“怎的?想要?”

“这么衷心又好用的助理,谁不想要啊?”

“想都别想,人家十几年的交情!哪里是我们半路出家能比得上的。”

爆豪胜己站在拐角,握紧了拳头。

……………………………………

“【假装我是呕吐的声音】——”绿谷出久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

好难受……好累啊……不行……不能倒下去……为了……为了……

隔间门被撞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咔,咔酱?”

领口被提起,绿谷出久整个人被提溜到自家幼驯染暴躁的脸蛋前面。

“喂……deku,你就这么给他们糟蹋?你TM知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你就这么给他们欺负?!!”

在爆豪胜己面前一直不敢反抗的仿佛兔子一样的绿谷出久突然攥住了爆豪的手腕,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

“可是不这样的话……他们就要欺负你了啊。”

“哈?”

“只是我被欺负的话,没关系的。”

……………………………………

昏暗的房间里,面容冷峻的青年眼神晦暗不明,半红半白的头发却在黯淡的光线下格外显眼。

“脱衣服。”

“嘁——”爆豪胜己不甘心地瞪着轰焦冻,慢慢地解开黑色衬衫的纽扣。

………………………………

“轰、轰焦冻……你别……别得寸进尺……”

“抱歉……忍不住……”

“出去……你……出去!!!”

…………………………

嗯……打完场景剧情就很明了了呢o(*////▽////*)q出久小天使和爆豪是双向暗恋,轰是一见钟情然后爆豪是日久生情嘿嘿嘿

各位太太如果想写可以抱走的哦⊙∀⊙!

【出胜】ODD FUTURE

1.灵感来自 @Neve         的手书。

2.嗯,肯定ooc……如果有哪里不对……那全是我的锅。

3.绿谷小天使有两个人格,一个白白软软疑似妄想症……还有一个的性格……一言难尽。

4.没有ABO情节,背景大概就是咔酱顺利成了职英,然后绿谷因为没有遇见欧叔所以,嗯,进了最高学府——普通人的。

5.没有车(笑,一波走哦,没有后续(因为作者比较懒(懒癌晚期(长了差不多就坑定了(。

6.其实可以直接看符号识别人格的(。

7.那个被咔酱亲口盖章的“变态”人格大概……是主人格吧?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我写的米多利亚少年莫名怂啊……(陷入沉思(。然后另外一个人格……他自带滤镜(。(基本上只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

8.以及……真的是出胜,真的是出胜,真的是出胜……相信我……弱攻也是一种乐趣的真的……

9.以及……实在想不到名字了,所以用的是我最喜欢的MHA的OP名字。

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绿谷出久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爆豪胜己的脸。

潮红的,懵懂的,迷失方向的脸。

怎么办……即使是蒙住了眼睛还是听得到,即使是在一片漆黑里还是看得到……小胜他闪闪发光的样子。

怎么办怎么办我究竟要怎么办?被自己囚禁的小胜好可怜啊,再也不能出去的小胜好可怜啊,再也……没有机会成为和欧尔麦特一样……不,比欧尔麦特还闪亮的小胜好可怜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就算被关在小黑屋里,就算被强制改变体质成为omage……就算……就算是到了发‖情‖期,小胜的信息素都黏糊糊黏糊糊地铺满了整个监牢的时候,小胜他还是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啊?

好痛苦好痛苦啊!没出息的deku看着被铁链锁在方寸之间痛苦挣扎的爆豪胜己,又哗啦啦啦地哭了起来。

要不,

放了小胜吧?放了小胜吧!

长达十余年的追逐,无个性的绿谷出久……好累了啊!

他跪在小胜面前,温柔地附上小胜的手指,“小胜,我……”

嘁——又来了。

这些天来的监禁生活让爆豪胜己确定了一件事——特么废久他就是一个heitai!

这个动作仿佛像一个开关一样!

【咔酱,不准跑哦~】

嘁——到底是谁,是谁要把我放出去的啊?!!

“喂——deku!”

【太好了咔酱,】被恶声恶气吼骂的绿谷出久反而露出像是坏掉了的表情,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去舔‖吻爆豪胜己的手指。【你终于又叫我了哦。】甜‖腻的水声里面,夹杂着这样的声音。

绿谷出久咬着小胜的指甲尖尖,表情却幸福得像是咬在了爆豪胜己的心尖尖上。

【咔酱果然也是喜欢我的吧?】

爆豪胜己心累。

“哈,deku,你的妄想症又严重了吧?”明明是个疑问句,咔酱又把它说成了陈述句呢。

绿谷笑得温柔,这么多年了,咔酱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恶心死了!”下一秒绿谷出久的笑容就被爆豪胜己的手指戳碎了……(oT-T)原来自己一不小心说出来了吗?

啊疼疼疼疼疼……咔酱你是冲着我的喉咙去的吗?

“omega?发‖情‖期?你怕不是活在梦里!!!”手指上面的唾液被扬起的火花蒸发。

【我知道啊……我可不是那个软绵绵只会看小说逃避幻想的胆小鬼哦~】温柔的笑意碎掉了,接着展开的,是混合着迷恋与痴狂的,勉强可以称得上“笑容”的弧度。

【为了可以得到咔酱……我可是学了很多很多东西哦~】

等等,废久在没有考上雄英之后……学的是什么?

啊,果然没有注意过我呢!?

那么耀眼的咔酱,果然还是看不到一个连个性都没有的“deku”吧……

所以……还在犹豫什么呢?不要再犹豫了啊。

【是医哦,我学的……是医啊!】从背后掏出针管的绿谷出久笑的更变态了。【后面进了研究所工作呢~】

【我不想的啊咔酱……我真的没想到哦~国家研究所里面,我的老师……居然研究出了可以剥夺个性的药物哦~】所以说啊,咔酱……在你成为职英的时候,我也有好好努力的哦~

“你——”

爆豪胜己眼睁睁地看着绿谷出久把针头扎进自己的手臂里。

药液一推而尽。

【好了咔酱……我们一起来玩吧!】

一起做完,我想做的事啊~

绿谷出久微笑着,舔上了爆豪胜己的嘴唇。

这次……应该可以做到了吧?!

“啊?小胜?你的发‖情‖期果然到了啊?!!”

“这究竟是谁在发‖情啊deku……死开!!!!”

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爆破声中,绿谷出久被打向了墙壁。

还好自己考虑到了小胜的危险性,墙壁都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防火防震防偷听哦~

今天的绿谷出久,还是没有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呢(^ω^)

【END】

小剧场

糟糕,忘记老师的药物有时效!!!看着在自己啄‖吻下软成一滩水的咔酱,再想想曾经天天被炸成烟花的日子,绿谷二号果断丢出绿谷一号来顶锅……嗯,我还是等老师再给力一点研制出半小时以上药效的药物再出来吧?!?

我这绝对不是怕了咔酱哦,绝对不是……真的你信我!这顶多算是宠媳妇儿!!!

10.写文真的好麻烦啊要不我还是去浪吧_(:зゝ∠)_这么点东西拖拖拉拉地两天才搞定……




“呐~,爆豪,你说,把你改造成脑无怎么样?他们的表情……一定超赞的啊~”死柄木整个人都靠在爆豪胜己背上,带着红黑二色半指手套的指尖虚虚地靠在爆豪胜己的脖颈上。

“欧尔麦特?和平的象征?结果怎么样?连自己的学生也保护不好呢~”哈,体育祭的第一名,雄英一年级的天才,被橡皮头和欧尔麦特大力称赞的引起公众关注的,少年hero爆豪胜己,在合宿期被敌人掳走后的再次闪亮登场,却变成了一个引起社会恐慌的,必须剿灭的怪物。

——多么美丽的场面啊!对准他的不是敌人的枪口,却是那些他憧憬的,想成为的英雄的个性!!!

欧尔麦特?和平的象征?英雄?连自己的学生也无法保护的英雄?怎么可能?

“那个样子,欧尔麦特就没法在嘿啦嘿啦地傻笑了吧?”boss被推倒了~game——over~

“呐呐~怎么样,是不是超棒的计划?”啊啦啦,再大声一点吧,再大声一点啊……那些质疑雄英的,质疑英雄的,这个不正常的社会,发出来的刀子一样插在英雄身上的声音。

爆豪胜己转过头来。“弔,欧尔麦特……是谁啊?”脑无……又是什么?

“没什么呢,”死柄木咔咔地掰着手指。不行呢死柄木……他是老师留给你的重要的棋子,他是“礼物”啊,不能被这么粗暴地使用。

他凑过去给了爆豪胜己一个黏糊糊的吻。被all for one抹去了记忆的爆豪胜己习以为常。

大概老师还对他做了什么吧……?毕竟,是送给我的礼物啊。

“爆豪……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烦死了啊混蛋,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啊!啰啰嗦嗦啰啰嗦嗦的,老太婆啊你!”

“啊,那就太好了呢~”成为敌人的你,效果……应该是一样的吧?

太好了呢~我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弄碎了吧。

“滚开了混蛋!太近了!我还在做饭啊混蛋!想吃糊的饭菜吗?啊?”

end

嘉德罗斯的脚踩在格瑞的手臂上,下巴抬高,表情骄傲近乎目下无尘。

他命令。

“解开。”

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但是

必须全部

由我赐予。

格瑞犹豫了一下。屈服于omega对aplha的服从感,嗯,他更喜欢将它做为由自己对嘉德罗斯的爱意什么的引发的宠溺。他解开了对嘉德罗斯的束缚。

反正最后结果也没差,对他没有感情的嘉德罗斯就算在信息素的压迫下,也不会对他升起哪怕一丝一毫的征服欲,更不用说是情欲。

他允许他碰他,仅仅因为他们的婚约。

真可笑啊,帝国的太子,最年轻的少将,最强的...最强的Aplha,在某些方面白的就跟一朵云没什么差别,白云还有阴影,他却干净的太过透彻,一眼见底,让自己生生蔓延出一地灰暗。

说来很可笑,他嫁给了一个性冷淡。

在 信息素相容度几乎到达95%的情况下。

说来更可笑,他爱上了那个性冷淡。

强行标记了他,在明明知道在等一个月他们就会结婚后。

他有罪。

罪的心甘情愿。

end

与中(fan)二(piao)相处的第二天 上

凹凸学院的风格一如名字一般如魔似幻。

比如说今天。

学院整个大门居然都碎了一半,乱七八糟的石块横亘在水泥地上搔首弄姿哦不,一起躺尸。到处可以看见灰黑的焦灼痕迹和剑锋留下的深沟。

简直让人惊讶(才怪……)【然而我们已经习惯了_(:зゝ∠)_(划掉)【这里发生了什么大家貌似已经知道了


又...又开始了,所以说我不一统天下的话这天下迟早被那群无(qiang)知(da)的人(bian)类(tai)祸害光啊!!!

看着在一边哭唧唧的裁判球,紫堂幻心中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哦⊙∀⊙!”嘉德罗斯从紫堂幻包里探出头来。

“这就是你一(bu)统(zi)天(liang)下(li)的原因?”

#我错了,我以为你只是中二,没想到,你是傻。#





“啊,我只是觉得,大家一起好好学习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的,不都是同学吗?又不是面对法西斯。至于这么无情吗?”

“如果我一统天下的话,就可以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大家一起做四有公民好好援助祖国未来的现代化建设不好吗?”

说到激动处,光顾着展望美好明天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脚踏xx海盗团打山西煤老板逼迫一群黑涩会背诵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紫堂幻还想抓住嘉德罗斯的小爪子晃啊晃 。


可惜他忘了只有自己看得到金发的小恶魔......

这特喵的就很尴尬了啊。

特喵的就很尴尬了啊。

很尴尬了啊。

了啊。

(没错我就是在水字数_(:3」∠❀)_)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表情狰狞试图抚摸空气什么的简直有毛病好吗?说,你484想猥琐阿飘!!!

阿飘也是有飘权的啊!欺负人家没有飘法(律)是吧?!

金和手伸到一半好死不死停留在抓取某样东西(小恶魔的爪子)的动作上而且表情凝固在气愤与淡淡的欣喜交织的紫堂幻对视,发现自己心里多了抹蛋蛋的忧伤……

我说,我班里最后一个正常的学生……终于也不正常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松了口气#

#我就知道凹凸里面不可能有正常学生#

#没关系不是打架狂人和尬撩骑士就好#

#啊,原来我的底线已经退到了这个地步吗?#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来根烟#

#不不不你根本不会吸烟啊岂可修!!!#

“等等,老师,我可以解释!”紫堂幻大惊失色。

“别别别,我不想来一场琼瑶剧!!!”金大惊掉色。

什么我可以解释的不我不听我不听不行我一定要解释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我不听我不听你一定是骗我什么的我……我绝对不要再听一遍了!

“诶?”

“诶?”

#老师(我)刚刚,是不是暴露了什么糟糕的东西#


嘉德罗斯在一边看着这两个活宝,默了。

#你们凹凸真的还有正常人吗?#

#这地方真的画风清奇啊…#

#来这里度假真的好么#

#你们还记得#

#这地方是#

#学校大#

#门口#

#吗#

(缺了一半的)大门口:……

还是好想end的tbc

【凹凸】与大魔王相处的第一天 上

“渣渣,就是你召唤我?”

金色头发的小恶魔抱着个手机黑了脸,手机上某闯关小游戏的界面停在了game over上。

嘉德罗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是的大人,我希望能借助您的力量,一统天下!”





“这是21世纪吧?”你怕不是傻了?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

刚刚失血过多的紫堂幻觉得自己怕不是召唤出了个假恶魔。乃不知有汉的那种。

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

“恶魔大人!我想要统治世界!”



“你作业写完了?”

“……写完了呀!”这……和统治世界有什么关系?难道……老师布置的作业里面有大秘密!比如说……藏宝图!!!里面埋着一把可以号令天下的宝剑啊啊啊,倚天剑?


慢着...想起班主任老师那傻白甜的脸,紫堂幻推翻了这个想法。

那么傻,想相信他有秘密也难啊!

就算有,也早就没有了吧......


我靠?这还是一个学霸?

从大到小校霸到老的嘉德罗斯瞧瞧紫堂幻右眼写着“中”左眼写着“二”的小白脸。

默了。

乖乖仔什么的,和自己这个坏蛋一点也不搭啊。

乖拒。

“哦,写完了。”

“那么拜拜!”

金发的小恶魔抱着手机,拍拍屁股打算跳回魔界。

“呃……等等——”

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紫堂幻瞬间把作业给撕了,怕嘉德罗斯不相信,还附上了当天记作业的小纸条。

“现,现在没有了。”

嘉德罗斯拿金眼睛不满的瞟了一眼紫堂幻。

“这nm是撕个作业能解决的问题吗?”

“不是不可能不存在的。”

“啊?啊?”

“起码还要再来三份kdj全家桶。”




紫堂幻看着就差坐在桶里吃鸡翅的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召唤了一个假恶魔。

#这恶魔怕不是假的#

#苍天啊,大地啊,我辛辛苦苦放了鸡血画出来的法阵就召唤出来这样一位大爷?#

#说好的七个六芒星可以召唤出来一个六星大恶魔呢?#

#我果然没有做魔法师的天赋#

#不是,想要一个萝莉叫我master就这么难吗?#

心如死灰。


#我怕是要被他吃穷了。#

遇见恶魔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吗?

紫堂幻呆滞地看着睡在自己枕头上分外乖巧的金发小恶魔。

等等...说好的一统天下呢?被【哔——】吃了?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不是,我......

紫堂幻默默把书架上的泰迪熊拿下来,倒着摁住了床上——就决定是你了,皮卡泰,成为我今晚的枕头吧!

特别想打end的tbc

从大到小校霸到老的嘉德罗斯——看螺丝的小短腿,看螺丝的小胖手,看螺丝的小脸蛋儿(*ノε`*)啊真可爱。

不清楚cp是什么...看吧(*/∇\*)

算了就是个神经病产物

[bgm:被生命厌恶着]

“幻,去凹凸大赛吧。”

紫色头发的孩子伸手,又生生止住。只留下一个浅淡的笑容。

仿佛一吹就散。

“是。”



“诶?那个人的元力技能是什么啊?三个小不点儿?”

“哈哈哈,搞笑来的吧!?那个是什么,杂技团吗?”

“不是吧?这也是紫堂家的?本家?”

“蛮可爱的啊,凹凸大赛可以带宠物吗?”

“呵,凹凸大赛可不是过家家,宠物?哼!”

紫堂幻收回了小斯巴达们,默不作声地离开了大厅。






“那个...这个...是我们的猎物......”

“嗯嗯,哼哼!”(小斯巴达)

“哈?”一把挥开。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它是吃了你家的米还是占了你家的地儿?而且就你那熊样儿,搞得定它?”

“可是......是我们....”

“可什么可?啰嗦!”



“抱歉...”紫堂幻抱紧小斯巴达们。“抱歉......我什么都做不到...连猎物都保不住啊.....”

“啊...这是...花?”

“嗯嗯!嗯!”小斯巴达们举起了一小撮奄巴巴的小白花。

“......谢谢。”




“小斯巴达,这个叫传切战术,就是把东西丢来丢去,一个丢一个接...对√,就是这样!小斯巴达们真厉害!”

“啊,这个队形......”

“记不住没关系的,我们一起记,不要急。”

“嗯,没错!做的很棒!”

“再来!”

又一次被怪物尾巴击飞。

“再来!”


“金,我们是朋友了吗?”

“金...打败了鬼狐...”

[金好厉害!]

[明明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的啊。]

[金的朋友好厉害!]

[为什么,感觉好累啊,这就是天才与我的差距吗?]

[最开始他们看见我,是因为紫堂家,后来他们看见我,是因为我在金旁边。他们什么时候......真的看到我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真的很努力了啊!]

被嘲笑,被无视,所有的努力都被否定,就是因为我不够强吗?

相信他吧,相信他。

拥抱这力量。

啊啊啊好烦啊手机坏了半个月存稿都没有了啊

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